吴妈,俺要和你困觉。_唯美图片

Categoriesbck体育安全吗

上午和奶奶在给弟弟买婴儿帽,有个娃指着我喊“妈妈、妈妈”。

就差没撒丫子跑过来抱俺小腿。

俺淡定撇头,不理。

心里内牛满面。

俺爷跑俺房间塞给俺一沓子钱。

五张毛爷爷。

他说这是给俺过年回家提前报销的车费。

俺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傻笑之。

俺爸最近心情挺好。

据说是俺送了他一台收音机。

俺这旮旯都这么形容俺的。

长得壮,长得横。

俺又肤浅了。

佛曰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俺不该太在意这些。

下午三点。

俺还没成功午睡。

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俺在俺来俺去中睡意给俺俺没了。

再扯点鸡毛毛的事。

昨晚俺掉了一只耳钉。

摸摸左耳,空空落落的。

俺昨晚梦见一晚上都在写武侠小说。

快意江湖儿女情长那个呀。

写的那个风生水起国仇家恨的。

▲2012年10月4日。

晚九时许。

嘘。

俺正在数俺身上有多少只兔子。

秋衣上兔子太多亮瞎了俺的眼的说。

俺想说:有一种单身叫非君不嫁。

唉。

俺最不是长情的痴情的,最是多情寡情。

那个,俺又犯文艺了。

别对号入座哈。

前天俺初一的后桌评价俺:开朗,霸气。

昨天小旺也说俺开朗。

他说他没有看见我的阴暗面。

还有人说我豪爽,有人说我人好,有人说我可爱,有人说我萝莉,有人说我温柔。

还有人说特佩服我崇拜我。

你呢。

你或许只认同其中的一两点。

你或许嗤之以鼻。

突然发现只有自己才看得见最阴暗的自己。

然后最无助彷徨失落伤心难过寂寞浮躁。

心疼。

一扯一扯的。

真的。

不是情绪,是真的疼。

越来越频繁。

俺的被子是大红色的,硬硬的鲜艳。

俺每天晚上躺着都有种民国年代洞房花烛等俺家那谁的感觉。

然后小娟听后呈惊恐状。

她当时正躺俺被子上。

至于是不是惊恐或为嘛惊恐,俺不知。

俺没事想找人聊天来着,扣扣里三百来号有名有姓的还都有点交情的,竟一时不知开始说点啥。

所以俺跑这来祸害你们了。

前段时间俺和孔乙己,就俺那初一的后桌谈话。

俺说:单身的好处在于全世界的男的都是你的。

其实俺说错了。

是全世界的男的都有可能是你的。

有区别么。

没有区别。

还是有点区别。

可能区别不大。

反正总之大概,还没到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的时候。

唔。

这个你可以对一星半点的座。

影射了本人目前的恋爱观。

接下来就引出我喜欢什么范的男的。

我一直在总结。

关于这点徐叉叉最懂我。

她就是那个能够在人群中扫描出我的欢喜。

这点深得我心。

有时间我会另开一篇文章详细阐述。

相信你们不会等太久。

但毕竟只是个人喜好。

务深究。

一切还是得看俺心情。

佛曰:何如视美男为粪土乎。

俺答:心情不佳。

■2012年10月5日。

将近九时许。

燕燕家床上。

哈欠连天。

抱着俺一见钟情的老鼠抱枕。

知道今晚哪位美人与俺共寝么。

哈哈。

是徐CC。

嗯。

腿好疼。

脚底板都胀疼。

走太多路爬太多山了,鞋子又紧。

过木浮桥,爬九狮山其一座,一眨眼就登顶,刹那不知该喊什么。

顶上人太多,俺害羞。

天乳庙里天乳池中的乌龟游得好慢慢吞吞。

不过好可爱呀。

还有些插曲。

俺见牛粑粑曰:好几年没看见牛shi~~了。

众人喷。

山壁上有人写“某强到此一撸”,惊悚。

还有两女的坐半山腰,据说裙下风光甚好。

唉。

看的人阿弥陀佛,都说穿个裙子还把腿抬那么高做嘛啊。

不过俺没看见。

游明清古道。

布庄。

药店。

青石板。

以为民国时期的建筑,布局巧妙,房中房,楼中楼。

路边的八哥有和奴家说话。

可惜奴听不懂。

燕燕家自酿的葡萄酒好辣,酒味正浓,不敢多喝,只敢抿一小口。

晚饭后出去几步便是繁华大街。

四人遂逛之。

进店几间,试衣几件,遇大男青年数位,背心和and肌肉。

一直头晕晕的。

脑子罢工,唯有视觉。

奶奶编的五股辫未散却乱。

燕燕在隔壁看湖南台快乐家族那个。

笑的太大声辽,奴心房颤动啊。

唉。

困觉。

老秦在外面吹头发。

唉。

徐CC说我日子写错了。

是六号。

晚九时许。

呜。


About the author